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领袖人物纪念馆>>周恩来纪念网

周恩来因何事对郑维山说“组织得很像样子”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对话徐娇文字实录,采访:唐智诚,整理:王诗云唐智诚,转载请注明出处嘉宾简介:徐娇,中国内地女演员。

水新营

2018-09-2617:1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在群星璀璨的开国将帅中,郑维山似乎没有那么特别的耀眼。但是,细览他漫长的军旅生涯,却尽显不凡的表现。红军岁月,18岁的他是红四方面军最年轻的师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他在华北战场尽显名将风采;朝鲜战场,他担任兵团代司令员,为金城战役胜利和迫敌全面停战作出了重要贡献;和平年代,他镇守京畿,尤其是在“文革”那段特殊的日子里,担任北京军区代司令员、司令员,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而聂荣臻三留郑维山的故事,则披露了红四方面军的这员战将是如何从抗战初期的一名普通军事教员一步一步走上更加广阔的军事舞台的。

婉拒李先念一留郑维山

郑维山,1915年8月出生,河南新县人。1930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12月,18岁的郑维山任红四方面军第九军二十七师政治委员,是红四方面军中最年轻的师政治委员。后任红三十军主力八十八师政委。在红四方面军中,哪里有大仗、难仗、恶仗、险仗,哪里就有郑维山的身影。多年征战,也显示出郑维山优秀的军事指挥才能。1936年底,郑维山随西路军西征。西路军失败后,他只身讨饭回到延安,不久和李先念等一起入抗大学习。

1938年春,郑维山从抗大毕业。受张国焘问题的影响,再加上西路军的失败,郑维山未能到抗日前线统兵打仗,而是分配到晋察冀军区军政干校任军事教员。从红军的主力师政治委员变成一个普通的军事教员,郑维山虽没有怨言,但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整个晋察冀军区,在红军时期真正担任过师以上主官并能独当一面的指挥员也找不出几个来。来自中央红军的杨成武、邓华、黄永胜等都在各军分区担任军政主官。

在军政干校,由于郑维山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讲起课来有理有据,而且易懂好记,很受学员们的欢迎。无论讲射击、投弹还是刺杀,他都亲自做示范,反复给大家传授要领。一些学员文化基础差,反映不够灵活,郑维山就手把手教,不厌其烦。郑维山传授的作战方法,经过战场检验,得到大家普遍的认可,很快便在根据地传开了。

此后,晋察冀军区机关人员及从前线来机关办事的干部,不断有人来旁听郑维山的课。这件事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尤其是军政干校校长孙毅。他不仅给郑维山配了警卫员和马,还力荐他当副校长,两人相处甚好。一次,军政干校师生在行军途中和日伪军遭遇。较长时间从事军事教育工作的孙毅,见日伪军人多势众,忙问郑维山怎么办。郑维山建议,由孙毅带一部与日伪军相向而行,吸引日伪军注意,他自己带大部分兵力向日伪军侧后兜击。这一仗打得日伪军措手不及,军政干校则毫发未损。

战后,孙毅对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说:“郑维山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才,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应当给予重用。”不过,聂荣臻并没有立即起用郑维山。常言说:“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聂荣臻还不完全了解郑维山。1939年3月,晋察冀军区教导团成立,团长由军区副参谋长唐延杰兼任,郑维山被任命为教导团政治委员。

唐延杰由于事务缠身,很少去教导团。他对聂荣臻讲:“郑维山是把好手,带一个师打仗使敌人闻风丧胆,摆弄一个教导团,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教导团成立仅8个月,就训练出一批优秀的基层指挥员和一批素质过硬的战斗骨干。郑维山的工作也受到了途径晋察冀军区的一二○师师长贺龙的高度评价。

贺龙的评价进一步提醒了聂荣臻。随后,聂荣臻签发命令,任命郑维山为教导团团长。不久,郑维山又被任命为教导团团长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对他说:“维山同志,让你受委屈了,我向你郑重道个歉。从今往后,我给你‘松绑’,放开手脚好好干吧!”郑维山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由于西路军失败的阴影挥之不去,长期受压抑的他,最知道信任的珍贵。他把聂荣臻对他的信任和鼓励化作动力,拼命工作。

就在郑维山率部驰骋于华北抗日战场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老首长李先念也正在四处打听他的下落。郑维山任红三十军八十八师政治委员时,李先念是红三十军政治委员。那时,李先念就非常倚重郑维山。1938年底,李先念前往中原开辟敌后根据地,不到一年,就拉起一支万余人的队伍,改编为豫鄂独立游击支队,后又改编为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任师长兼代政治委员。部队迅猛壮大,急需得力助手,李先念想到了老部下郑维山。经过多方打听,李先念得知郑维山现在是聂荣臻手下的一个教导团团长。当时,新四军五师下辖4个旅,急需郑维山那样的军事指挥员,于是他决定向聂荣臻要人。

1942年秋,李先念到晋东南八路军总部开会,见到聂荣臻就问:“听说郑维山在你那里?”“是呀!在教导团当团长兼政委。”“那可是个能打仗的人哪,你怎么把他放在教导团呢?”“我把那个教导团当主力团使用,平时训练学员,战时执行作战任务。”“能不能……”没等李先念把话说完,聂荣臻就做个手势说:“想要郑维山到你那里对吧?这事没得商量。”

李先念的要将更使聂荣臻感到人才难得。从八路军总部回来不久,聂荣臻即签发命令,任命郑维山为第四军分区副司令员,后兼任晋察冀军区行唐前线指挥所总指挥。行唐当时是守卫晋察冀军区后方机构的门户。据郑维山后来回忆:“我没想到聂司令员将行唐前线总指挥这副担子压在我肩上。任务非常艰巨,我总算扛下来了,经住了考验,没辜负他对我的信任。”

1943年底,经报请在延安的聂荣臻和中央军委同意,晋察冀军区任命郑维山为第四军分区司令员兼行唐前线指挥所总指挥。在晋察冀军区其他军分区中,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是杨成武,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是郭天民,第三军分区司令员是黄永胜。杨成武、郭天民、黄永胜1955年都被授予解放军上将军衔。

任职第四军分区后,根据当时斗争形势和敌我情况,郑维山提出了“夜间游击战”的战法。凭着红军时期积累的大量夜战经验,他率领所属部队积极开展夜战训练。在郑维山的率领下,部队经常利用夜间暗袭日伪军,打得敌人晕头转向。“夜老虎”威名远扬。

半个世纪后,当回忆起那段往事,孙毅曾说:“聂司令员看准的人,一定会用。郑维山从教导团团长一下子升到军分区司令员,还兼行唐(前线)总指挥,不光是能打仗、会打仗,而且是政治上更加成熟,驾驭全局的能力更强。聂司令员对郑维山很器重,把自己心爱的望远镜都送给了他。”

在延安二留郑维山

1944年秋,为了适应新形势,晋察冀抗日根据地重新作了划分,共分4个二级军区:冀晋、冀察、冀中、冀热辽军区。其时,聂荣臻在延安准备参加中共七大。晋察冀军区首长决定派郑维山去冀中军区任副司令员。晋察冀军区代理政治委员程子华找郑维山谈话,郑维山提出要到延安学习。不久,郑维山到延安学习的请求得到批准。

1945年4月,他和新婚妻子孙景波以及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主任朱良才一行,前往延安。当历尽艰辛,长途跋涉来到延安时,时局发生了巨大变化,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战取得了最后胜利。

到延安后,郑维山把自己和妻子的组织介绍信一同交到中央组织部,要求到抗大学习。接待处的人仅仅把孙景波的介绍信收下,并为她开具了到抗大插班学习的介绍信。对郑维山既不登记,也不说明原因。

郑维山有些诧异,正要问明原委,接待处门外来了几个人。“郑维山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外面传来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郑维山猛一回头,发现是聂荣臻和朱良才。郑维山迎上前去,还未及开口,聂荣臻就笑着说:“赶快收拾行李,跟我回去!”郑维山问:“回哪儿去!”“还能回哪儿,前线。”聂荣臻说完转身走了。

郑维山摸不着头脑,跟在后面一言不发。原来,先到达的朱良才一到延安就去见聂荣臻,聂荣臻早把郑维山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因此,郑维山一到延安,就被聂荣臻给截留住了。随后,郑维山和聂荣臻等人乘美军运输机从延安飞抵华北前线。

9月9日,聂荣臻回到晋察冀解放区,随即下达命令,任命郑维山为张家口市卫戍司令部参谋长。张家口当时是察哈尔省省会,也是晋察冀解放区党政军机关所在地。卫戍司令部的司令员、政治委员分别由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萧克和张家口市委书记刘秀峰兼任。萧克与刘秀峰二人因忙于各种事务,卫戍司令部的所有工作全落在郑维山一个人身上。不久,聂荣臻力排众议,决定任命郑维山为卫戍司令部司令员。

针对抗战后张家口的混乱局面,在郑维山的直接领导下,《关于整治张家口市秩序的通告》颁布实施。随着通告的发出,市区出现了警备巡逻,戴有卫戍司令部臂章的纠察队队员,手持钢枪出现在街头和党政军机关大门。饱受战争摧残的张家口换了天地,变得宁静而祥和。

“双十协定”签订后,国共两军的摩擦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国民党军在战场上没捞到便宜,决定暂缓进攻。2018-09-26,国共两党双方代表正式签订停战协定。不久,晋察冀军区着手精简缩编,军区三分之一以上的部队脱下军装,转入地方。一时间,仅有17万人的张家口市,每天有上万军人出现在街头。一些军人衣着不整,举止粗俗,严重损害人民军队的形象。

为了整顿军纪,在聂荣臻的支持下,卫戍区发出布告,要求对进入张家口市区的所有军人实施有效管控。布告发布之后,郑维山乘巡逻车检查,发现有违犯军纪和不服从纠察者,一律拉回卫戍司令部集中学习,而后通知所在单位领导领人。卫戍司令部每天都向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值班室报告当日纠察情况,并通报部队。一天晚上,郑维山接到卫戍司令部值班参谋报告:“野战纵队一位首长,看戏不买票,与执勤人员发生争执,还动手打执勤人员。执勤人员和野战纵队首长都在剧院办公室,无论如何跟他都讲不通。”郑维山到现场后,和那位野战纵队首长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之后,二人来到聂荣臻的办公室,了解情况后,聂荣臻当即指着那位野战纵队的负责同志劈头盖脸一通训,那位负责同志认了错,向执勤战士和郑维山道了歉。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晋察冀军区,从此,谁也不敢再违犯群众纪律。张家口市的军人形象和精神面貌很快焕然一新。

2018-09-26上午,周恩来、张治中、马歇尔组成的军事“三人小组”飞抵张家口。随行的还有北平军调处执行部的叶剑英、饶伯森、郑介民等人及中外记者。郑维山负责“三人小组”在张家口的活动,周恩来对此行非常满意。告别时,周恩来握住郑维山的手说:“很好!组织得很像样子。”周恩来哪里知道,迎送“三人小组”前后虽然只用了两个多小时,但准备工作整整花去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郑维山不仅训练出一支200人的仪仗队,而且还训练出了一支几十人的军乐队。从机场到会场、从司令部机关到参观点,警卫工作更是细而又细。

全面内战爆发后,晋察冀地区的国民党军根据蒋介石的密令倾巢出动,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在张家口四周大规模展开。新华社发表评论说,照此打下去,张家口至少可以坚守3个月。一向善于独立思考的郑维山,对形势并不乐观。在他看来,张家口的战略位置如此重要,国民党军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集中精锐之师强取张家口。郑维山作为卫戍司令,积极布置部队,防止傅作义部偷袭。

随后不久,根据形势发展,晋察冀解放区党政军机关撤出张家口。在撤离张家口的过程中,郑维山指挥所属部队抗击国民党军三天三夜,迟滞了傅作义部强行攻击的计划,圆满完成阻击任务,确保了驻张家口的晋察冀解放区各党政军机关的转移和几万人的生命安全。聂荣臻后来多次说:“撤离张家口,抗击傅作义偷袭,郑维山是立了大功的。”

请朱老总出面三留郑维山

从张家口撤退后,郑维山改任察哈尔军区司令员。为加强察哈尔军区的力量,聂荣臻还将晋察冀军区独立四旅、十一旅划给察哈尔军区。郑维山率领所属部队积极投入同华北敌军的战斗,很受聂荣臻的肯定。正当郑维山在华北战场一显身手的时候,收到中共中央军委电令,要他随刘伯承、邓小平所部南下,并要求立即报到。

此时,辗转到华北的李先念一部从一年前中原突围时的几千人发展到准备组建一个纵队,急需指挥员。1947年5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以邓小平、刘伯承、李先念等人组成的中原局,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准备挺进中原。李先念再次向中央军委建议,要求郑维山随刘邓大军南下。中央军委致电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刘(澜涛),并转郑维山:即刻起程去晋东南刘邓处报到。

郑维山接电后,自然十分高兴。他连夜将察哈尔军区的工作向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萧文玖等人作了交代,第二天天还未亮,就带着两名警卫员,飞马来到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阜平县城南庄。郑维山直奔军区政治部组织部,拿出通知,说要办理调离手续。两个值班员相视一笑说:“郑司令别着急,刚才接到通知,说朱总司令要见您,您先坐。”郑维山马上意识到,正在晋察冀解放区驻地的朱德总司令是在替别人当说客。

当郑维山接到南下调令的同时,正在前线指挥青沧战役的聂荣臻也接到要郑维山南下的调令。看到手下良将就要调走,他心中自然不舍。正当聂荣臻苦无良策的时候,晋察冀军区副政治委员罗瑞卿来了。聂荣臻说:“你来得正好,有件事,我们商量一下。”罗瑞卿说:“不就是想留住郑维山嘛,这有何难?”“说来听听。”“聂司令员,是否将恢复野战军建制问题正式向中央军委报告,增设一个政治委员,调3纵队司令员杨成武同志来任野战军第二政委。”聂荣臻恍然大悟。

自1946年10月撤出张家口后,晋察冀野战军机构便于同年12月正式上报中央军委给撤销了。正太战役打响后,指挥协调3个野战纵队作战时,仍然使用这个班底,但没向中央军委正式报批。得到罗瑞卿的提醒,茅塞顿开的聂荣臻立即向中央军委起草了一份电报,大意是,根据战争进程及晋察冀形势发展,晋察冀军区拟恢复野战军机构,由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兼任政治委员,原第三纵队司令员杨成武任第二政治委员,原察哈尔军区司令员郑维山拟接替第三纵队司令员。

聂荣臻的报告呈上去之后,率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驻城南庄的刘少奇、朱德也感到为难。他们一面向远在陕北的毛泽东、周恩来请示;一面跟郑维山解释,做挽留的工作。朱德找来郑维山,叙了会话转入正题说:“军委有命令,要你随刘邓南下。荣臻同志的意见是,这里也需要人。为便于作战指挥,已经决定把野战军机构恢复起来,杨成武准备到野战军工作,要你去接任三纵队司令员。我和少奇同志同意荣臻同志的意见,已经报告了军委。本来荣臻同志要同你谈的,他现在正在前方指挥青沧战役,委托我跟你谈谈。你看怎么样?”郑维山脱口而出:“我还是愿意南下!”

对于郑维山的反应,朱德早在意料之中。他笑着说:“好吧,你再考虑考虑。”当时,朱德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门外有好几个人手拿文件等待批示,于是朱德起身出去了。郑维山随即跟聂荣臻发电报,告之要走的消息。

收到郑维山的电报,聂荣臻知道郑维山的倔劲又上来了,担心他背包一打,一走了之。于是急电朱德,请他务必再做做工作,并暗示一定派人把郑维山“照顾”好,免得他不辞而别。但无论怎么劝,郑维山就是三个字:“坚决走!”朱德当时忙得团团转,没时间跟他磨,就把他从阜平带到安国。到了安国,郑维山背包也不打开,衣服也不脱,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走的架势。随后整整一个星期,朱德一次又一次跟郑维山谈话,不仅不厌其烦,而且总是面带微笑。郑维山被总司令的真诚打动了,于是他不再坚持南下。

不久,中央军委的正式命令到达,郑维山任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司令员,胡耀邦任政治委员。宣布完命令后,朱德总司令又找郑维山谈了一次话,也使他进一步明白留在华北也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朱德还送给他一本亲笔题词的《苏军战斗条例》,鼓励他好好学习。正当郑维山准备打背包赶赴新岗位时,值班参谋又找到他,说聂荣臻司令员让他多住几天,一定等聂司令员回来再走。

过了几天,聂荣臻从前线赶回。他见到郑维山,第一句话就是:“维山同志,要你留下来,是我的主意。我是真心诚意的。”郑维山说:“我在晋察冀工作快10年了,对这里的人民、这里的战友,甚至这里的山、这里的水,都是有感情的。”聂荣臻说:“我们共产党人最讲感情。我是真舍不得你走啊!”郑维山动情地说:“您对我的三次挽留,没齿难忘。”

之后,以任职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后整编为解放军第六十三军)司令员为契机,郑维山率部驰骋在华北战场,不断书写着新的辉煌。

来源:《世纪风采》2018年第8期

(责编:唐璐、张鑫)

光辉一生

全党楷模

周恩来纪念场馆

华远东路口 三王庙 韩家 兴义县 将台乡
赵孝忠 黎城 冕宁 南新新村 常村路街道
竞技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