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三个网红的十年

三个网红的十年

时间:2020-03-16 08:24:10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47次

标签: 12010年5月,罗玉凤参加《中国达人秀》。那天她穿着黑丝袜高跟鞋,手拿歌词“小抄”,唱了一首《爱情买卖》。走到台下时,人群中突然有一黑衣男子冲出来,将一颗鸡蛋重重砸在她头上。她的头发瞬间被碎鸡蛋沾满


1


2010年5月,罗玉凤参加《中国达人秀》。那天她穿着黑丝袜高跟鞋,手拿歌词“小抄”,唱了一首《爱情买卖》。


走到台下时,人群中突然有一黑衣男子冲出来,将一颗鸡蛋重重砸在她头上。


她的头发瞬间被碎鸡蛋沾满,镜头给到时,她的表情充满不甘和委屈。


很快,有记者采访到那位扔鸡蛋的男子。他对记者说了两句话:


“我真不明白是怎么了,为什么恶俗的凤姐和芙蓉姐之流,总能呼风唤雨。所以,我就是要狠砸她们。”


“中国达人秀是和世博有关的选秀,这么神圣的舞台,怎么能让凤姐这样代表低俗的人出现呢?”


果然,这一年还没结束凤姐就不再出现了。2010年11月,她发微博说已经到美国,并且“去了就没再打算回来”。


罗玉凤出生在重庆市綦江区洋渡村。父亲在生下她和弟弟后没多久,就拍屁股走人。母亲改嫁给了水泥工人,又生下一个弟弟,全家5口人,只有7厘地。


与洋渡村一墙之隔是重庆钢铁公司綦江铁矿。那是另外一个世界。国企职工的孩子,不管是衣着打扮、言行举止,都与农村人不同,处处透着精致。


在生命的前25年,罗玉凤目标只有一个:融入他们。


她曾试着写诗,到论坛与诗友交流,一次线下聚会,所有人抛开她离去。


她师范毕业被分配到小学,从教五年级一路被降至二年级。


她辞职来到上海,投了10000多份简历,除了家乐福收银,没有任何单位反馈。


命运像是被捏爆的气球,破碎的四处散落,看不到希望。


那是最绝望的一段时光。她说生平第一次内心有个声音,问自己是不是该认命了?


幸好,强烈的欲望抵消了沮丧,激发出更强大的斗志。


后来的事情,大家就知道了,她开始征婚,一夜爆红。



当潮水般谩骂涌来时,她内心窃喜。终于有了一样东西,城里人没有。


很快,窃喜也变成失望和屈辱。


她被母校保安赶出来,“像是赶走了什么令人不愉快的生物”;妈妈认为她受了刺激,亲戚上QQ把她拉黑。


鸡蛋被扔在头上那刻,她说是“梦醒时分”。


“我要去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如果我在美国证明自己,就证明是不接纳我的你们错了!”


没人在乎她想证明什么。


微博网友把她到美国的微博转了3600次,PS她与奥巴马把爱情进行到底图片,成为互联网最大乐子。


凤姐因为图片难过,也有人因为照片欢喜。欢喜的是“奶茶妹妹”,章泽天。



2009年7月,章泽天高二新学期重新分班,同学们互拍照片留念,她手捧奶茶的照片被同学上传到QQ空间。


很快,照片产生二次传播。百度“皇家马德里吧”率先公布她的真实名字和学校,大量球迷瞬间涌入。


论坛也无人不谈“奶茶妹妹”。


12月29日,猫扑论坛一位自称“笔袋男”的网友发帖“散尽全部家当求此女”,帖子里贴出了章泽天照片,并附一封求爱信。


信中写道:你有权拒绝我的爱,但你不能蔑视我的爱,因为那是一颗真诚地为你跳动的心。


当时,章泽天只有16岁,媒体写因为担心影响学习,她接连拒绝张艺谋《山楂树之恋》和《金陵十三钗》两次邀约。


面对镜头,奶茶妹妹轻描淡写:“很多人会很在乎当谋女郎,但是我不在乎。”




她是不是真的不在乎,我不知道,但对更多人来说,要在乎的有很多。


在“奶茶妹妹”和凤姐分别因为美照和征婚爆红那年,天佑刚跟家里要了3000块钱,在大学门口搭起铁皮房,卖炸鸡排。



不到一周,城管连夜给他拆除,他只能买辆三轮车,露天打游击。


一天中午,一辆本田雅阁停在炸串摊门口,走出一个上学总被他欺负的人。天佑没来得及低头躲开,对方先开口:几年没见,哥你咋卖炸串了呢?


作为一名曾经的“校霸”,现实面临的“屈辱”远不止这些。


他女朋友在移动大厅当客服。一天清晨,一个开着宝马740的男人敲开他家大门,说“你差不多行了,别耽误人家了,把她东西收拾好给我”。


天佑说想拿菜刀砍了他,但一想人家那么有钱,楼下车子没熄火,心里发怵。


女孩下楼后,他站在窗口向下张望。看到女孩走进宝马,两人开车离去。


当晚他在QQ空间写下一篇日志,名字叫《女人们你们听好了》。


不久之后,他开车带女孩兜风,对方放了一首歌,是他从没听过的风格。女孩告诉他,这叫喊麦。


天佑说:你等我学,一个月后我指定比他喊得好。


2


罗玉凤的美国梦从最底层开始。


2013年,有网友拍到她在美国给黑人修脚。微妙的事情开始发生。



当凤姐变回了罗玉凤,变回一个兢兢业业、怀抱希望、却因为某些无法逾越的藩篱而最终无望的“底层劳动者”时,人们越来越少骂她了。


有人评价她是一面镜子,当初如此渴望和她保持距离,是潜意识里映照出作为普通阶层不愿意面对的那部分自我。


她终于回到了人群中。那个人们原本期待她的位置上。


2015年7月,罗玉凤签约凤凰新闻客户端,成为“主笔”。


她写《恋人赶我坐最后一班公交回纽约》,矮大紧高晓松在微博转发,评价“朴实白描,哀而不伤”。



凤凰新闻编辑讨论,她的文笔确实比同时在美国供稿的王石女友田朴珺要好。


2017年1月,她在公众号发表文章《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结尾写道:我只是想拿到那张绿卡,然后告诉所有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


当晚16262人共给她打赏了20多万元。被点赞最高的评论是,“凤姐,很抱歉我曾经是那些毫不留情的嘲讽挖苦你的一员,我对你表示真挚的歉意”。


有人找出她曾写的诗:一些日子草草开始,又草草结束。我看到自己的坟墓了,它面朝南方,它端坐云朵之上。


罗玉凤在布鲁克林给黑人洗脚的2013,奶茶妹妹正在哥大“偶遇”刘强东。


女神没有被跳动的心打动,最终嫁给你爸爸的好兄弟,摇身一变,成为京东老板娘。



她打入名媛时尚圈,出席各种时装秀,跟大明星们互推,频上热搜。


在娱乐圈,她在章子怡生日宴上稳站C位;


在时尚界,她和刘雯同时出现,和奚梦瑶一起上热搜,登时尚杂志封面;


在商界,她涉足投资与公益,和比尔盖茨同框,在纽约宴请时尚圈大咖。


有人截图她宣布怀孕的朋友圈:经济搞上去,人口跟上来。后面跟着京东母婴大促的预告。


有心人总结:几年间,从谈恋爱,闹分手,再到结婚,怀孕,生孩子,所有节点都踏在了京东大促上。


据说,她的流量每年给京东省上亿公关费。


澎湃的还有天佑,他把写过的那篇日志,改编成喊麦,成为第一首广为传唱的歌。


在签约YY的第三天晚上,一个叫做“一人”的ID连刷五万元礼物,冷冷地留言:哥在打牌,先走了,有空还会来看你的。


天佑心跳砰砰加速。名与利滚滚而来。


运营多年,YY当时生长为庞大的在线娱乐帝国。签约第一年,他几乎已然是全网最火主播。



他走上微博红人节星光大道,在王思聪私人聚会上与其谈笑风生,成为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开场嘉宾,与赵本山女儿连麦PK。


喊麦的词也不再局限男女之情,变得澎湃:


败帝王

我斗苍天

我夺得皇位以成仙

豪情万丈天地间

续写另类我帝王篇 


3


“败帝王斗苍天”首先被证明是搞不清楚状况,2018年底《焦点访谈》点名劣迹艺人,天佑赫然在列。


他的喊麦从此没再出现在任何一个直播间。


有人说他真不行,有钱了私下还是每顿饭3块钱绿茶配10几块外卖,始终带着那个阶层底色。


他的最后一条抖音,停留在3天前晒生锈的话筒,下面写:大千世界,过客匆匆。


那条小视频被3575人评论,句句情真意切,很显然:天佑没了,这帮人也没去看芭蕾、听交响乐。


说到底,欣赏水平高低,始终是人民内部矛盾。


再次看到罗玉凤,也是3天前,微博热搜引用国外媒体消息:她可能得了新冠肺炎。


我点进那条热搜,下面点赞第二高评论是:如果是假的我希望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希望她明天就死。


兜兜转转,罗玉凤又回到起点。她始终没被接纳。我搜索原因,发现她拿绿卡的合法性被质疑。


我好奇: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这么在乎规则、公平了?


要知道,现实社会里掠夺你资源更多的人可不是凤姐。比如,要跟“奶茶妹妹”比高考吗?


她的高中南京外国语学校,连参加入学考试都需要摇号。巅峰时,全校470名高三学生,只有20名参加高考,其余均被保送名校。


她被清华保送理由只写了一条:那所高中的优秀学生。


人们不敢把拳头挥舞向够不着的地方,只能砸向跟自己处境差不多的凤姐。


粉丝成为这个时代最吊诡的名词:他们既是鲁迅笔下伸长脖子的“看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哄客”,看人吐口唾沫不嫌恶心的“蔑客”,也是看人起楼宴客楼塌的“漠客”......


但凡有一点点认真的人,都成了满头包的“默客”,不是撞南墙了,就是被骂的莫名其妙了。


网红十年,是魔幻的10年,有人从绽放那瞬间起,就注定成为暗淡的灰烬再次落到地上。


2012年元宵节,我正在上大一,坐在寝室电脑前冲浪,在那个网红被叫做X哥、X姐的年代,一条“微笑哥”新闻弹出来。



我点进去看,下面写道:


郑州CBD,一名流浪汉从地上捡了半瓶冰红茶,喝了一口,凝视着对面的天空,此时一朵烟花绽放,他微笑了。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很快,有媒体把他送回到家中。


今天,我随手百度了一下:“微笑哥”在此事后不久又回到了郑州,从一座高楼上摔下来死掉了。


像一颗石子被投入大海,激不起任何浪花。

标签: 高跟鞋,同学们,弟弟,搜索,时光